2016.4.10

      夜晚试图以微凉的风和永不断的蛙鸣赶走人内心的燥热。它持之以恒,但目前尚未奏效。

      人点上火药,蛙声被炮仗的一惊一乍掩盖。人内心狂躁,等上了天,炸出了声响,才发现内心是土渣子,自己反而感觉受了欺骗,吃了土渣子一样,内心是廉价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下课时是听不见蛙鸣的,上课铃声刚一响,青蛙就又占了上风。我可以想象它们腮帮子鼓囊着,咕噜噜地吐出一串音符,想必不是单调的。蛙鸣是好听的,像是空踩的水轮,嘎嗒嗒嗒,像是上了发条的娃娃,快走不动的最后几步。

      多好啊!青蛙,在月光下,感受微风拂面,清风一股强,它便乘着势,乘着兴,高高得唱起来,荡漾起水面,水花拍打着身子。

      我大概是在外面吃多了不好的东西,嘴里胃里尽是味精的骚气,搅得我的肚子也随着青蛙“咕噜噜噜”直叫,舌苔也像坎儿井似的“咕噜噜噜”冒泡,真想要清淡一点啊!

      莫不如在胃里安一架筒车,咯噔噔引些清凉的水来。人不至于像肥料施多了,火辣辣得如烧苗一样。

评论
Top

© seAson___s | Powered by LOFTER